翻雪

谢郎衣袖初翻雪,荀令薰炉更换香

[曹丕/荀彧]Last Encore

最后一日,曹丕一直跪坐于荀彧榻前。病中最忌劳神,他不敢搭话,又不舍离去,便静静守在荀彧身畔。荀彧竟也容许了他这突兀的举动,二人默然相对,曹丕恍惚生出一种天长地久的幻觉。

直到仆从掀帷而入,一股寒风扑进内室,烛焰一晃,曹丕下意识转头望去,才见外边天色已全黑了。寿春的冬夜竟来得这样早。淡薄月光斜斜照进来,无端浇得他心头彻凉。

仆从只是例行来送汤药,未曾料到五官中郎将仍淹留在此,一时有些举止无措。倒是荀彧态度淡然,挥手示意他放下漆盘便可退去。

“那……有劳五官将……”仆从诚惶诚恐行了一礼,趋步退出帐外,顺手将那道月光也合上了。

曹丕回过神来,小心端起药盏送到荀彧手边,十二分殷勤细谨侍奉他服下...

[曹丕/荀彧]Oceanus(1)

丧病文。无考据,不清真,有曹操/荀彧暗示。

出离OOC,非历史向,仅仅是拼凑一些史料素材讲狗血段子。

----------------

仆从将曹丕引入内室,旋即退下。浓重的药味取代了熏香,荀彧正斜倚在榻上,身披一件半旧的暗红大氅,双手拢在袖中。大汉尚书令向来仪范高整,以这般形容见客实是前所未有。曹丕悚然一惊:他来时只听闻荀令抱恙,并不曾想斯人疾笃至此。头脑中兀自混沌,肢体却已下意识在床前深深独拜,比平常更多了十二分曲意恭谨:“令君——”

问礼的祝辞尚在酝酿,便被荀彧打断,“彧今以侍中光禄大夫持节,参丞相军事。”

他几不可察地向曹丕摇摇头,口吻轻描淡写,但引得曹丕呼吸一滞。最想要回避的...

【授权翻译/FZ帝韦伯】The Real Man

第一次与朋友合作翻译 翻车 ,在此还要特别感谢 @LIGHT 的大力协助。

也算是为FZ联动池同时出了大帝和韦伯献上迟到的还愿吧~

这篇同人原文非常可爱,对CP双方的刻画极其细腻生动,情节可谓水到渠成。相较于一般R18文着重官能上的刺激,这篇竟是很罕见地凭借对人物心理的描绘打动了我,所以才和原po一道有了“要把它翻译出来”的念头。

然鹅上车一时爽翻车悔断肠

由于是初次翻译同人,再加上我平常写的又大多是古代文,所以翻这篇现代文还是压力山大的,花了很长时间才找到一点语感。当然,涉及到大帝回忆过往的段落,依然采用了偏文言的译法,希望整体文风没显得太违和...

四海屏气

最初知道荀彧娶中常侍唐衡女的轶闻时,还不太了解荀彧生平,但仍然本能地被这段故事所吸引。可能是出于对“一个家世、德行、容貌、才学都无可挑剔的男人被迫娶了一个被退过婚的、父辈声名狼藉的妻子”这等又俗气又狗血的戏码的偏好,也可能是因为隐隐约约体察到了这段故事对常见的性别权力关系的颠覆——男方受制于女方(宦官)、士大夫的令德清誉轻易变作慕势的反讽笑料,总之就是很一颗赛艇了。

比较有意思的是荀彧人蜜们大多不怎么爱提这桩婚姻,粉丝近乎涸泽而渔般地扒遍了爱抖露的各种边角料,唯独谈到唐衡女时口径往往便切换成“不展开讲了”。将心比心,人蜜心态并不难理解。虽然今人已将世家公子投奔阉竖遗丑视为美谈,但“宦官女婿”总归...

[曹丕/荀彧] 艳慕三则

有句无篇的段子。出于私心让阿甄友情客串了两回:)


* 典论

“荀令君对我笑了。”

“荀令君对很多人笑过。”

 他未理会阿甄矜持冷静的脸,自顾自手舞足蹈说下去:“我要记下来——或许令君对很多人笑过,但只有我会把他的笑记下来——这样一百年、一千年以后,世人只知道荀令君对我笑过。”


* 桂影

荀令君抱恙,依然面对案牍沉思,神容贞静而憔悴。他第一次见到荀文若微陷的双目、鬓边的丝丝霜雪、眉心眼角蔓生的细纹。这衰病之色犹如月中斑驳的桂影,非但无损于皓月清辉,反而吸引人更为入迷地凝望——父亲也未曾见过这样的荀令君吧?曹二无端地想。 如同诗人——不,...

《朱樱》里涉及的部分掌故、私设及恶趣味

·樱桃、甘酪

钟繇《报曹公书》:臣出宫,属赐甘酪及樱桃。惠厚意绸缪,非言所申。(《御览》引《魏武帝集》)

曹操曾赏赐钟繇甘酪樱桃,钟爹表示曹公您的深情厚谊连绵不绝,臣的感激非语言所能描述~(两位吃货的灵魂交流)

文中让唐姬吃甘酪浇樱桃即取材于此。具体吃法则是参考了唐传奇里的描写,细节神马的请不要在意。我并非严谨的考据党,偶尔寻究典故,也仅仅是出于“陌生化”的修辞考虑。

唐姬尝樱桃时的心理活动,直接灵感来自于《美国往事》。电影中黑帮小马仔、小处男帕特里克迷恋镇上早熟姑娘佩吉的肉.体。佩吉告诉帕特里克,只要带给她一块奶油蛋糕,便可以同他春风一度。男孩于是攒了好些日子的零钱,终...

关于僵尸号恶意骚扰作者的说明

很抱歉,不得不再污染一次首页。这篇日志里只有大量令人不快的截图和记录,对整件事情不感兴趣的朋友不必点开。

我上网十余年来,第一次遭遇被恶意刷僵尸号伪装成我的粉丝辱骂其他作者的情形,不知当如何应对。现简要从我个人的角度、以时间为序交代事件始末,并附上相关截图。我可以用我使用了六年的微博账号保证这篇日志中绝无半字捏造、伪篡,望有识者明鉴。

这个帖子有些长,还请大家包容我言辞赘冗。在此万分感激每一位能读完这篇日志的网友。

前情

六月中旬我刷tag时翻到了lof站友“端木凉粉”一篇新开连载的同人,阅后留评并点了喜欢。此后作者更新很勤,但同时又一度表示自己想坑掉这篇文,希望得到更多人支持,因而我...

一点微小的想法

虽然当事人已将我拉黑了,但既然连我在网友微博底下的评论都能被热心人翻出来截图,想来这篇日志最终也是能让对方看到的吧。

端木GN,我至今仍觉得您正在连载的文章情节颇为有趣,但并不喜欢您在另一篇已完结的旧作中对反面人物的塑造。这两种看法,我自认为是可以并行不悖的。

你我在lofter上萍水相逢,甚至不曾互关过。我检索标签时看到您的连载,在中意的章节后评论、点喜欢推荐,都是合乎网站社交礼节的吧?我对您旧文的意见,自然没必要放在新文底下留言。如果当初的评论还在的话,我的确是对您说过这次不希望再让女性角色担当反派,但同时也表达了对您创作自由的尊重。何况,我是相信您的文字水平、情节人物塑造能力会不断进...

[荀彧/唐姬]朱樱(下)

白烂俗的玛丽苏文,私设如山,重度OOC、恶趣味、逻辑死,慎入。

前文链接:朱樱(上)

河蟹全文:不老歌 

-----------------------

她不知是该扬手打他,还是该回应加深他的吻。很快,事实证明这两种设想皆属徒劳。在荀文若的摆布下,从舌尖到脚跟都是一片虚软酥麻。不知不觉地,推抵在荀彧胸口的指尖无力蜷软了下去,甚至松松攥住他衣襟。当荀彧结束这一吻时,唐姬兀自沉陷在混沌中,直到他顺势将她拦腰抱起,少女才像受惊的小兔般踢蹬了两下双腿,左脚丝履在她挣动间掉到了地上。

“呀——”唐姬低呼了一声,尾音拖得轻而漫长,听来倒更像是惘然的叹息。她望着地上那只丝履,无端生出难以...

感谢 @楚百辟@写好故事修行中 送我明信片。应GN要求手抄一个同人段子PO上来,聊博一笑~

(请容忍我张牙舞爪的字~)


手抄自己写的同人实在太羞耻play了,勉强选了个看起来比较正经的(并不)。梗来自《世说新语》、《汉官仪》和《广志》,孟德新书是我瞎诌的,纯恶搞,不要在意细节😂 

六月份做了个小手术,自己也没有更文,在此对一直等我填坑的 @依山观澜 太太表示歉意_(:з」∠)_ 《朱樱》下篇不小心爆字数了,但我会争取在本月内填完,然后开一个曹丕/荀彧的新坑。可能的话会把一篇荀彧/刘协的硬盘文修改一下发出来。

以上~

1 / 3

© 翻雪 | Powered by LOFTER